我的數字人生

我由細至大係由社會福利署的寄養家庭裏長大,我由2歲至12歲一共住咗6個寄養家庭!先有第一個講起啦!住咗四年,由2歲至6歲,因為我太細個,所以叫家庭中的姨姨,叔叔及他們的兒子為爸爸,媽媽及哥哥,直至幼稚園畢業升上小一,我都沒有見過親生父母,一直都以為這個家就係我嘅屋企人。但係現實並非如此。到我升上小一,有個人想嚟我屋企搵我,同埋要我上庭——要上家庭的進展庭。那一次係我第一次見到一個男人聲稱係餓親父!但以前太細了,甚麼都不懂!亦都冇同佢講任何說話,上完嗰次庭後,上次叫我上庭嗰個人又上嚟,仲帶咗我去另一個屋企,見到一個新的家庭。嗰次之後我就冇見過原本的爸爸,媽媽囉。我就知道我唔會再見到他們了。

閱讀全文 我的數字人生

極高危、高風險

我係2022年12月13日,因販運危險,藥物喺深水埗被捕。我記得2022年初,我仲係一個貨車司機,每日工作15至17個鐘,靠每月大概三萬蚊左右嘅收入去照顧家中已退休嘅父母及應付各樣開支,生活並不容易。

直至童年四月,辛勤大半生嘅父親健康狀況急轉直下,經常出入醫院。直至六月確診末期前列腺癌同四期肺癌。曾任職保險嘅我即刻意識到將要應付一大筆開支。

閱讀全文 極高危、高風險

一切全為我的寶貝兒子

本人大約三歲時因父母離婚。父母離婚後,我和兩位比我年長大約十年的,都跟着爸爸和嫲嫲生活。由於父親要每天要出外工作賺錢維持家計,早出晚歸,只能依靠嫲嫲同兩位哥哥來照顧我(的)日常生活需要。

整個破碎家庭能提供一日三餐已是幸運,還能苛求父親和嫲嫲可以關心到自己的生法和身心狀况麼?

而本人只能達到小學程度,因家庭環境根本提供不了一個合適的學習氣氛同環境,各人只各自照顯自己,只着眼於飽腹糊口便算了。本人很想出外工作,幫輕父親同嫲嫲的生活負擔,至使我漸漸無心向學,覺得讀書無用,工作揾錢才有用。

閱讀全文 一切全為我的寶貝兒子

未來尚待揭曉

首先,多謝你在百忙之中抽時間來探我,同在法庭的陪伴。感恩有主,無論我在任何困境到帶給我溫暖。

本來我以為返到大欖可以見到男朋友同你,而我點都望唔到你哋,我好擔心,特別係男朋友。佢係我心愛嘅男人,我十分清楚佢性格,辯論唔過人哋就躁底,好驚在呢方面蝕咗俾人哋。好彩有你陪伴佢走呢趟,我都放心好多。但喺大欖見唔到你哋,我更擔憂。希望淨得我胡思亂想啫。

依家我認罪,威脅我嗰班人會唔會放鬆咗,唔會對仔仔同男朋友不利定係點。到如今,我都依然好驚。我唔知佢哋害我嗰啲人範圍有幾大,更加唔知我愛嘅人是否安全。我仍然係徬徨及無助,喺呢度我唔敢對所有人員講出我嘅心聲,包括男朋友。我只有默默祈禱,希望有主的同在,他們會健康平安咁生活。

閱讀全文 未來尚待揭曉

靜夜中的反思

我因為販毒而被捕,被捕時19歲,今年91號將會年滿21歲,92號將會轉去荔枝角收押所,繼續還柙,今年106號會於地院判刑。

在還柙這段期間,經過神職人員與我無數次嘅交談中及家人對我不離不棄嘅關愛中,終於令我醒覺及意識到過往嘅自己所犯嘅錯誤。「天父呀,我係一個罪人,我錯了,希望你可以赦免我嘅罪」。在我自我反省嘅過程中,我承諾自己,等這次服刑完畢後,將來一定要做一個對家人要孝順,對社會有貢獻嘅人。

與此同時,我想將自己嘅經歷寫成一篇分享,希望神父可以將這篇分享上載到網上,希望我嘅親身經歷可以畀仍然在社會邊緣徘徊,迷失方向嘅青少年一個警惕。希望他們不要走上不法之路。

閱讀全文 靜夜中的反思

毒品如何摧毀我的身體和靈魂

我因一項販運危險藥物罪(8.75g 可卡因, 0.12g 氯胺酮)及一項管有危險藥物罪(0.57g 可卡因, 0.33g 冰)被還柙於羅湖懲教所,等候105日在高等法院裁決。現在我已35歲,我開始接觸毒品是在15歲還在讀書時,透過當時的男友開始接觸毒品。那時候大多是去disco吸食,當時受男友及朋友影響下,出於好奇、貪玩、埋堆,所以就有了這個陋習,那時候覺得吸毒是一種潮流。

我家中有爸爸,媽媽及姑姐,還有一個哥哥,他已在外成家立室。我讀完中五後,更是放縱地玩樂。直到2007年,我第一次犯了藏毒罪,還柙了兩星期,判了緩刑。媽媽開始關注到我這問題,把我管嚴,但可惜我再一次犯藏毒,判進了戒毒所。

在戒毒所中,我更認識多了一班吸毒的朋友。那幾年我出出入入了戒毒所好幾次。開初我主要是索K仔的,後來我的身體狀況每況愈下,自己也很痛苦,不想再這樣下去。

閱讀全文 毒品如何摧毀我的身體和靈魂

從緩刑到還押

我的故事很簡單,2019年社會運動,修例風波逐漸平息後,同年11月左右便與朋友合資在大角咀開設了一間找換店,主要經營找換匯款業務。因申請海關金融牌照需時,未能經營營業,先後已交出$24,000頂手費,$36,000按金及每月$18,000租金。維持了大約半年時間,已花費數十萬元。

一波未停(平)一波又起。2020年新冠肺炎橫行,政府實施政府部門在家工作,海關金融牌照,遲遲未能獲得審批,社會人人自危。

在只有支出沒有收入的情況下,透過以前公司的同事認識了一名毒販,答應他借出找換店作為毒品倉庫,鋌而走險幫她販運毒品,賺取快錢。決定將間舖用來作非法事情的一刻,內心忐忑不安,腦海處於天人膠戰狀態,在善與惡之間,非常掙扎。有想過退出,但最後也敵不過萬惡的金錢誘惑。

閱讀全文 從緩刑到還押

貪婪一時   惡果長遠

Hello,今日收到你哋寄嚟嘅信了!感謝你哋俾機會我參加禁毒計劃,我都希望我嘅故事可以令人避免好似我咁因為一時嘅貪心而導致失去自由,以下係我嘅故事。

喺我18歲嘅時候,已經因為販毒而坐咗九個月監。幸好當時有我嘅屋企人同女朋友一直對我不離不棄,令我嗰段時間雖然冇自由,但都過得比好多人幸福。重獲自由之後,我決定腳踏實地,唔再因為賺快錢而令佢哋傷心失望!

直到2018年,我參加一個朋友嘅酒吧聚會嘅時候,重遇我上次坐監嘅囚友N哥,佢以前喺獄中都好照顧我,我哋就交換咗電話,話下次再一齊飲酒。之後佢就成日約我飲酒,每次佢都叫一大班人之後佢埋單,我叫埋我啲朋友去佢都一樣埋單。咁飲咗幾次酒之後,我就問佢點解可以日日飲酒唔使返工,仲有咁多錢使。佢話佢係賣毒品。我問佢唔驚坐監咩?佢話唔驚,因為佢永遠都唔會自己掂,只會叫人送貨。之後佢問我有冇興趣幫佢手,我都係拒絕咗。我唔敢再做,我驚要坐監。

閱讀全文 貪婪一時   惡果長遠

重蹈覆轍   倍感羞耻

本人男,40歲。今次被捕於2022714號,在香港九龍城被便衣探員拘捕。本人是一名搬運工人,每月收入有$25,000g。當日在發了工資後,就在14號零(凌)晨約毒犯去買下了7小包K仔,約3.95g7小包可卡因,約 1.9g

這些毒品本人用了$5,000去向毒犯買的,準備回家和有毒癮的朋友請他免費享用。被捕後經大律師告知我即使是免費請朋友享用,也是社交販運,亦將會面臨 33個月指引的刑期,因為在香港毒品即使是少份量,刑期指引也是很重。K(仔)的指引0-10g2-4年。本人是3.95g,大概是2年半至28個月。而可卡因是0-10g2-5年。因為本人是兩種毒品,法官會酌情加重半年左右,就可能是33個月指引。

閱讀全文 重蹈覆轍   倍感羞耻

一件包裹   偷走了我的自由

我已被還押9個多月,被控販毒。在我剛被捕時十分迷惘,對毒品一竅不通的我完全沒有概念要怎樣上庭待審,程序及刑期都不知道。所以,當我知道我拿取包裹中有約1.8公斤毒品,而刑期指引是約20年,我感到絕望,更加為家人的不離不棄而內疚。
閱讀全文 一件包裹   偷走了我的自由

不羈的十年

我今年32歲,已經係三個小朋友嘅媽媽,現在因為販運危險藥物 (冰毒) 被還押於羅湖懲教所24個月,正等候判刑。

父母離異

大概約七歲時,我父母因有第三者離婚。我自小就跟外公外婆同住,我跟媽媽關係很好。雖然好少見面,但我好鍾意我媽媽,我記得在我小學三年班,我母親再婚,亦跟他丈夫去到英國居住了一段日子。在機場望住她走的時候,我裝作沒事,但她走後我偷偷地哭。往後半年只有跟媽媽傾電話。我記得那一年我生日,媽媽寄了一封信給我,還有$10英鎊。那一封信,我睇一次,喊一次。半年後媽媽回港了,同時亦跟這個男人離婚了。而我亦搬回天水圍跟媽媽住,亦轉校了。由上水轉到天水圍,但因媽媽經常上班,大多數時間我都獨自在家,或者放學就自己搭巴士返上水回到外婆家。以至有一段時間我都上水、天水圍兩邊走。小學階段,我的成績優異,總是排名全級前十名,亦參加很多樂器的興趣班。外公外婆亦俾錢我到琴行學鋼琴。

閱讀全文 不羈的十年

輪椅上的代罪羔羊:被判入獄14年

我在201794日,經我一個認識咗10年嘅朋友介紹咗X俾我識。當日我同佢哋去咗油麻地一間茶餐廳入面傾偈,因為我嗰個識咗10年嘅朋友,知道我有個病(多發性硬化症),同埋知道我啱啱結完婚,要搵錢養老婆同個九個月大嘅女兒,急着要錢,所以佢就介紹咗X俾我認識,話佢可以幫到我。我同X傾咗兩句(我估唔到佢(印度籍)識講中文),佢就問我有冇興趣撈搵錢好快嘅嘢(撈毒)。如果我肯做,佢下次有貨到會叫埋我,因為佢話每次最少都有23萬。我當時冇應承佢,淨係話我會諗諗。

去到2017年年913日,我呢個識咗10年嘅朋友打咗兩次電話俾我,第二次係半夜,我冇聽。到我起身嘅時候,我打返俾佢,佢就問我今日有咩做,我同佢講我一陣要入醫院做磁力共振,佢就叫我做完搵佢。

我做完MRI之後我就打俾我嗰個10年嘅朋友,佢就問我,你而家做完MRI,一陣仲有啲咩做?我就同佢講冇。佢就問我,上次X同我講嗰啲嘢,我諗成點,同我講話如果我OK,今晚就會做,今次會有5萬。我當時一聽到5萬 ,我就咩都冇諗,即刻同佢講我做,之後佢就話會再打俾我。

閱讀全文 輪椅上的代罪羔羊:被判入獄14年

賺快錢   嚐惡果

昨天收到你的回信了,相信這段時間你也很忙了吧,既要忙於回信給我們,又要處理日常的要務,十分感激你為我們的付出,抱歉上次令你自走一趟。我剛剛已加了你的名字入探訪名單,其待下次你來跟我聊聊。雖然已經囚禁了接近一年,但是我仍然是非常內疚。

回想起來,當初是非常不智,由中學畢業到比(被)捕前,我和中學一些要好的朋友每一個月也會出來聚一至兩次,還記得有疫症的時候我們也一樣會聚。在疫症初期百業蕭條,我的正職是拆櫃員,副業是揸Uber,當時因為內地疫情爆發,有很多貨物也不能送來香港,令到我的正職收入大受影響,甚致試過一個月只有10天有工作做,做這行,有貨櫃到的日子才有工做,是計日薪,當時實在入不敷支,在那時候我的中學朋友也知道我的情況,但他們也差不多,幫不了我。

閱讀全文 賺快錢   嚐惡果

懊悔之路:一位母親陷於毒癮與救贖之間的爭戰

我今年43歲,由細到大都在正常健康環境長大。我有六兄弟姊妹,我排第三,現在有3個兒子。因為我同老公都入咗獄,他們現在不同的家庭寄養,等我出冊才可以接回他們。一個6歲、一個5歲和一個2歲。今次是因為販運毒品的罪名而入獄,老公亦是,毒品有白粉、冰、Coke和大麻四種,共9克多,不足10克。 現在只有我媽每月來探我一次,她在外面除要照顏我爸爸,亦要間中探望我三個仔女,多謝媽媽對我的耐性和不離不棄!

閱讀全文 懊悔之路:一位母親陷於毒癮與救贖之間的爭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