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品遊戲 不值一試

我的案情是在2019年疫情到2020年。因為停課,所以經常踢足球而認識了一個人。他和我經常外出,去飲酒、去行街、去踢足球。有天,他找我幫他租一間酒店房,當時我沒有多想就答應了,因為他未夠18歲,和我說和父母鬧交,所以要在外住幾天。租了酒店,在酒店大堂將旅行喼給我,要求我放在房間,之後離開,我將酒店房卡給了他。之後的事,我從警方的CCTV證據看到他和一名男子一起上到房間,手亦有拎住一個袋。 閱讀全文 毒品遊戲 不值一試

無知即罪惡

唯一最不好的就是無知,唯一好的是知識。

我希望我能在此信告知所有台灣同胞不要輕信任何人所說的東西,不然到時換來的結果是更嚴重的,不要聽任何人所說的話,要靠自己嚴正查明,不然要付出很嚴重的刑期、時間、代價。

沒有什麼犯了事可以回到自己的國家、用自己國家的刑罰去判您、移交您,而不是靠着您的想法去做,所以請所有台灣的同胞不要上人家的當,不要貪小便宜,不要被誘犯罪,販運毒品後果是非常嚴重的。

閱讀全文 無知即罪惡

媽媽的淚   讓我心碎

從這封信我想同大家講千祈唔好因為一時衝動而去做一些犯法嘅事情。別因為一時貪心而迷失咗自我,走去搵快錢。

這個世上並沒有免費午餐,你總要為你所得到的付出同等代價。

犯法嘅誘因好大,例如販毒,毒販會用好多金錢去誘惑你做一些犯法事情,千萬不要存僥倖之心,以為會咁好運可以逃過一劫,我就是一個例子,以為可以輕鬆啲去搵快錢,到最後喪失前途,後悔莫及,我希望藉着自己嘅教訓,經驗能幫助和提醒其他人,不要從事任何販運毒品運動。 閱讀全文 媽媽的淚   讓我心碎

走錯路

大家好~今年就28歲。我係因為上年3月左右比人拉左,因為係車上有毒品,比警方控告販運危險藥物,到至今已經還押超過10個月,黎緊3月左右就會判刑。 

我好後悔當初誤入歧途,幸運既係屋企人對我不離不棄。而家每個星期都只可以見屋企人1~2次, 每次15分鐘. 我嫲嫲已經98歲, 因為佢行動不便, 所以我已經10個月無見過佢,只係可以從爸爸媽媽口中得知佢每天都提及我。 

我同佢感情非常好,因為是她老人家湊大我的,所以我真係好掛住佢,好掛住屋企人。好希望可以盡早出冊回家見屋企人。  閱讀全文 走錯路

毒品的無底深淵 – Part 2

胡神父,

你好,我係 XXX,昨天收到你的回信,今次我會詳細講我情況給你知,我今次是犯爆竊的控罪入來,現正還柙在XX監獄,我曾經幾次入獄,以往都是犯毒品、盜竊、爆竊等等事情,之前不停進出監獄。我有20年吸食冰毒的習慣,往往都是吸完毒犯事,在我未吸毒前是一名地產代理,那時我20多歲,經過幾年磨練,曾經是一名出色的地產代理,每年過百萬收入,但在事業高峰時,被損友影響,開始食冰,不但荒廢前途,更犯藏毒被判入獄,在30至40歲時間曾多次進監獄,已經是監獄常客,直至4年前我開始發覺人生是為什麼呢,很浪費人生有限時間,那次出獄透過善導會認識幾名更生人士,其中一位時常提及你,你讓他轉變很多,而且對他很更幫助,他介紹一位教友給我認識,帶我去教會聽道,不時出外做義工,幫一些弱小社群,向露宿者派飯、送口罩及生活物品,替獨居長者清潔家居等。

  閱讀全文 毒品的無底深淵 – Part 2

「查無此人」

我在11月27日2019年被海關人員在尖沙嘴中間道的尖沙嘴郵政局的門口被捕調查。

我被海關人員捉的原因是他們懷疑我在尖沙嘴中間道的郵政局裡簽收郵件包裏有毒品。

我簽收這個郵件包是一個香港的本地人叫我去簽收的,郵件包從法國寄來,還有一個郵件包是這個郵件包是美國寄來的。(重點郵件包不是我的身分證名字) 。

閱讀全文 「查無此人」

葵涌6青年酒店房販毒 警檢逾13萬元毒品

警方新界南機動部隊人員昨晚(17日)約6時於葵青區內進行反罪惡巡邏期間,於葵涌青山公路一酒店對開發現一名20歲本地女子形跡可疑,遂上前截查。警員其後於該名女子身上檢獲少量懷疑可卡因。

警員其後突擊搜查上址一酒店房間,房間內發現3名本地男子及兩名本地女子,年齡介乎16至23歲。警員並於房間內檢獲約80克懷疑可卡因、約70克懷疑氯胺酮、一個電子磅及約3,000元現金。

該3名本地男子及3名本地女子涉嫌販毒被捕。所有被捕人士現正被扣留調查,案件交由葵青警區重案組第一隊跟進。行動中檢獲的懷疑毒品共值約13.7萬元。

警方強調對所有毒品活動均採取零容忍態度,會繼續進行打擊行動。警方重申,販毒屬嚴重罪行,根據香港法例第134章《危險藥物條例》,一經定罪,最高可判處罰款500萬元及終身監禁,市民切勿以身試法。

來源: hk01.com

盲目相信

本人現正還押於羅湖懲教所,已經15個月了。回想起15個月前,即2020年3月,當時任職餐廳兼職侍應和網購代購生意,因社會運動及疫情肆虐影響下,工作量和收入也相應減少了,也感到有點徬惶。有一天,在旺角四處逛逛之際,遇上多年沒見的朋友,傾談了一會,說了近況。 閱讀全文 盲目相信